回忆怀念
场馆介绍 太雷生平 历史相册 文存选萃 回忆怀念 影音作品 观众之声
 








 研究评论
张太雷与胡志明的逸闻轶事
 

朱恒 余汤小梅 冷玉健

张太雷与越南民主共和国开国总理、首任国家主席和越南劳动党中央委员会主席的胡志明,在20世纪20年代,曾有过亲密接触、相处共事的经历。本文试图沿着其时空轨迹,将其事罗列归分。

一、殊途同归,张太雷与胡志明相识莫斯科,同悼伟大导师列宁

张太雷,中国共产党的早期重要领导人之一;胡志明,越南共产党的主要领导人。他们同是无产阶级的革命家,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活动家。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的共同目标,使两人从不同的国度汇聚到当时世界革命的中心地——苏俄(莫斯科)。由此,各自演绎着辉煌的人生。

19221230,新型的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正式成立,即由原苏俄(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易名为苏联,由此标志着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坚强堡垒建成。而在东方亚洲的华夏大地上,一直关注着伟大邻邦的孙中山先生,更想去邻国亲眼目睹那里发生的一切。同样,新成立的苏联政府亦非常重视东方大国,安排孙中山先生于19239月乘坐停泊在(广州)黄埔港的俄罗斯号船,经海参崴(中国名,在绥芬河口海湾东岸。俄罗斯名为符拉迪沃斯托克,意为控制东方)转赴莫斯科访问。但因广东军阀陈炯明仍盘距惠州(广东省辖),桂军总司令沈鸿英的叛乱未平,加之政务繁多,实在无法脱身前往,由此孙中山与共产国际驻华代表马林商定,改派一个高级代表团赴苏考察。

1923816,孙中山任命其大元帅府大本营参谋长蒋介石任团长,由共产党员张太雷、沈定一和国民党员王登云为团员组成孙逸仙博士代表团(苏联方面称之为“孙中山军事代表团”,以下简称代表团)代行其职,从上海启程,经大连、满洲里赴苏联,考察其政治、军事和党务,洽谈苏联援助等问题,代表团于是年92日抵达莫斯科。由于该团代表孙中山先生,又由国共双方高级人士组成,备受苏方友好热情的接待。张太雷等共产党员此次参加代表团,完全是国共统一战线(或之国共合作)的产物。因在中国共产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后,国共统一战线有了突破性的发展,中国共产党员和社会主义青年团员逐渐加入了国民党,积极帮助国民党进行改组工作。而张太雷再次赴苏,与第一次赴苏回国恰好两年时间,其任务和上次虽有所不同,但终极目的是一致的,即学习邻邦友党的先进思想和成功经验,以推动中国共产党的建设和中国革命事业的发展。

1129,代表团结束三个多月的访苏活动,除张太雷外的其余三人,于1215返抵上海。张太雷送走代表团后,便搬到莫斯科市内的留克斯旅馆住下。

张太雷此次参加代表团赴苏访问,除参观学习外,主要担任了翻译和联络工作。但因青年共产国际(也称“少年共产国际”,以下简称少共)要求中国选派一位青年干部作为驻少共的代表,党中央考虑到张太雷曾在共产国际工作过,并在青年共产国际第三次代表大会上当选为少共执行委员,又是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的干部,便指派其就任中国驻少共代表之职,这就是张太雷继续留在苏联的原因所在。正因为此,促使了张太雷与胡志明的相识相知。

胡志明(18901969),本名阮必成,别名、化名有阮爱国、阿三、李瑞、王山而、王达人、宋文初、胡光、平山、秋翁等。1890519,胡志明生于越南中部的义安省南檀(坛)县黄稠村的外祖父家,在南莲乡金莲村的父亲家长大,父亲阮生色,母亲黄氏銮。胡志明自幼在殖民统治下生活,立下了赶走法国殖民者的志向。15岁在越南顺化国立学校读书时,受国内反法运动的影响,积极参与了为爱国志士做联络工作的秘密活动,由此开始投入到越南民族独立和解放及争取世界和平的运动之中。1911年初,胡志明辍学到潘切,在育青私立学校当教员,不久赴西贡。同年底,胡志明取名阿三,在法国联合运输公司的商轮“拉都舍·特莱维勒都督”号上当厨师助手,从此离开生于斯长于斯的祖国。此后,胡志明的足迹随船遍布亚洲、欧洲、非洲、美洲等许多国家,以伙食管理员、帮工杂役、烧锅炉、旅馆待役、洗印照片等业维持生活。在漂泊流离的六年中,胡志明边学习外语,边广泛接触民众调查各国民情,观察世界风云,了解到资本主义社会的不平等和对殖民地人民的残酷掠夺。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胡志明定居法国,组织了“殖民地联合会”,创办了《巴黎周刊》,主办了《劳动报》,并加入了法国共产党,投入到反法西斯殖民统治、法国革命和越南民族解放运动之中。1919年初,胡志明在凡尔赛和平会议召开时,以“阮爱国”之名,代表在法国的越南爱国者,向各协约国代表团递交了一份越南独立八项要求的备忘录,要求法国政府承认越南民族的自由、民主、平等和自决权。但是,巴黎和会毫不理睬殖民地人民的独立要求。胡志明认识到:要赢得国家的真正独立和人民自由,被压迫民族首先必须依靠自己的力量,越南人必须自我解放。胡志明身体力行,将省吃俭用下来的钱用于制作越南独立八项要求的传单,广为分发,并邮回国内。由于独立八项要求代表着越南人民的心愿,至此使“阮爱国”的名字成为一面旗帜。1922年,胡志明在巴黎结识了中国赴法勤工俭学的周恩来、蔡畅、赵世炎、李富春、王若飞、肖三等,由此结下了深厚友谊,这也为其后来参加中国革命结下了不解之缘。19239月,胡志明还介绍赵世炎、陈延年、陈乔年、王若飞、肖三等加入法国共产党;次月,胡志明离法赴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革命理论。

1924121,无产阶级的革命导师列宁因重病久治不愈离开人世,苏联全体人民和在苏的各国无产阶级者立即沉浸在悲痛之中,张太雷与胡志明亦不例外。他们与共产国际及青年共产国际的各国代表在莫斯科,于23日共同参加了隆重的列宁迎灵仪式。

张太雷旅苏期间,与当时在苏的胡志明、日本共产党著名领导人片山潜等联系密切,共同探讨了东方各国的革命问题,产生了深厚的革命友谊。其中,三位战友的一张合影照片,弥足珍贵,有力证明了三位亚洲国家共产主义者同志加兄弟般的情谊。

二、共同使命,张太雷与胡志明相聚广州,同效民族解放运动

19248月,张太雷按照中共中央决定,告别了李大钊、罗亦农等在苏同志,结束了近一年时间的第二次赴苏工作,从苏联返回祖国,担当起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央负责工作。

1925312,伟大的中国革命先驱孙中山先生在北京逝世。党中央为适应这一变化了的新形势,进一步强化党的统一战线以加快革命步伐,派遣张太雷赴广州,担任中国国民政府政治顾问鲍罗廷的助手。鲍罗廷(18841951),苏联人,1903年加入俄国社会民主工党。19239月,共产国际派遣鲍罗廷来华,替代越飞的全权代表之职,旨在促进国共两党的进一步合作以推动中国革命的发展。鲍罗廷于同年10月到达广州后,受到时任中华民国大总统孙中山的器重,任命其为国民党组织教练员和国民政府政治顾问,参加国民党的改组工作和国民政府的政务决策。时中共中央亦对其十分信任,请其与谭平山、周恩来、罗亦农、陈延年5人组成了临时委员会,在广州代表党中央就近指导广东的一切具体工作(因时中共中央驻上海)。张太雷抵广州后,便与鲍罗廷一起工作至1927年底国民政府迁移武汉才离开广州。正是党的这一决定,又促使张太雷与胡志明二次聚首于羊城,同为民族解放运动效力。

共产国际早在1924111就决定,胡志明化名李瑞派往中国,担任孙中山大总统之政治顾问鲍罗廷的翻译。据王一知撰文回忆:“我到广州以后(按:指1925年夏),很快就与胡志明结识。胡志明那时在名义上也是鲍罗廷的助手。鲍公馆的楼下,除了我和太雷住的房间之外,沿走廊还有一排房子,胡志明就住在其中的一间里。胡志明也是在一九二三年下半年去的苏联,同太雷一起参加了列宁的葬仪。他作为法国共产党的正式代表,出席了共产国际‘五大’,又出席了少共国际‘四大’以及赤色职工国际的会议。他是在一九二四年十二月来到广州的。他在广州化名李瑞,又名王山而(即‘瑞’字的三个组成部分拆开)。我们那时都叫他李瑞同志。”“胡志明为人很真诚,常对我和太雷说:共产党员对同志对人民都应该真诚。胡志明同我们非常友好,他和太雷在苏联时就建立了亲密的友谊,这时又在一起工作,倍加亲切。他几乎天天都到我们屋里来,我们也常常到他房间去。他经常在自己的房子里用手枪和步枪打靶,太雷有时也和他一块儿打。他在广州的主要任务是同越南的革命者联系,在政治上、思想上、组织上为成立越南工人阶级的新型政党而努力工作。他在广州成立了‘越南革命青年同志会’,出版《青年周刊》,开办越南革命青年的‘政治训练班’,培养越南革命干部。从一九二四年底到一九二七年春天,胡志明都在广州,领导越南青年进行革命活动。”①

在广州期间,胡志明等“还积极参加和支持中国人民的反帝斗争。我们也积极支持他们从事的革命活动”②。随着蓬勃发展的革命形势,我们“非常需要做宣传鼓动工作,我们也有便利的条件做宣传鼓动工作。当时的情况是:广州的反动军阀杨(希闵)、刘(震寰)和陈炯明都被广东政府打垮了,广州革命根据地已大为巩固,工农群众运动也大大开展起来,特别是因为沙基惨案、省港大罢工开始以来,为了抗议英帝国主义的罪行,香港罢工工人回到广州的有二三十万人,广州成立了省港罢工委员会,举行过多次群众大会,示威游行,为沙基死难烈士进行国葬等。记得那时在东较场开起群众大会来,总有十万人以上。每逢有这种集会,广东区委的领导同志都去参加,我和太雷也去参加,胡志明和其他在广州的越南同志也参加。省港罢工期间,我们经常到罢工工人中去做宣传工作,鼓舞罢工工人的斗志,讲形势,讲政策。东较场开大会的时候,东一个演讲台,西一个演讲台,都需要人去讲话。苏兆征、邓中夏去讲,太雷去讲,鲍顾问(罗廷)去讲,连我这个不会讲话的人也得去讲,胡志明也经常去讲。胡志明的中国话讲得非常好,法语也很流利,平时他在同我和太雷等同志讲话以及对省港罢工工人讲演时,都用中文,在正式的国际会议和社交场合则用法文。那时在广州还有许多朝鲜同志,他们也时常通过太雷与鲍顾问联系。”③可见,张太雷与胡志明等在广州是十分繁忙的,为着民族的解放和共产主义事业,携手并肩,竭尽全力。张太雷曾由此留下这样一段名言:“笔杆和舌头是我们革命者政治斗争的武器,应该不断地运用,不写不讲是不对的!在这个时候,群众是多么希望我们写和讲啊!而且有条件写和讲!”④

三、穗逢知音,张太雷祝胡志明喜结良缘,演绎爱情佳话

广州1924年至1927年间成为亚洲革命的中心地和中国大革命运动的发源地,朝鲜、越南等国的共产党人聚集于此。张太雷与胡志明在广州工作繁忙而且很辛苦,但其生活很顺心,心情也愉快。

据武汉市文史研究馆馆员和武汉市政协委员曾锦湘的孙女婿孔可立撰文⑤称:1988年,孔可立与妻子前往广州看望十姑婆曾雪明时,曾雪明向其详细讲述了自己与胡志明相识、相知、相爱到走进婚姻殿堂的全过程,由此揭开了被历史尘埃所掩埋的一段至死夙愿未偿的国际婚姻内幕。那是1925年的一天,受革命思想影响、时常参加活动的曾雪明,在何香凝、邓颖超、蔡畅等广州开办的妇女运动讲习所找蔡畅办完事情后,下楼至楼梯拐角处,巧遇正在上楼的胡志明,不经意的礼让和对视中,胡志明被曾雪明的高雅气质、漂亮而充满青春魅力的身姿所深深吸引。上楼后,胡志明情不自禁地向蔡畅打听伊人。蔡畅见胡志明情有独钟,与邓颖超一起做了红娘,使这对有情人终成眷属。

曾雪明,190510月生于广州,原籍广东梅县松口镇。其父曾开华数度留居美国檀香山经商,由此全家信奉基督教,甚为虔诚。曾开华一生娶过二妻,前妻潘氏生有二子一女,其二子曾锦湘(生于清光绪元年,即1880年);续弦梁氏生有七女,曾雪明是最小的女儿,排行第十位。曾雪明于1912年至1917年在广州市读私塾,先后在广州真光小学和第十四国民小学读书。1915年曾雪明10岁时,76岁的父亲曾开华在香港逝世。1918年至1921年,曾雪明在广州市米市街其姊曾雪清开的医务所学做助产士;1921年至1923年又随姊曾雪清在广州市东山育婴院做护士;1923年春,姐姐曾雪清资助雪明去番禹(县名,地处广州市南)读高小,翌年6月曾雪清不幸病逝。1924年,曾雪明入广州保生助产学校读书;1925年毕业,由其校长黄玉英推介,前往广州罗秀云医务所任助产士,时年芳龄二十整。

胡志明与曾雪明邂逅相遇时,曾雪明仅知道胡志明是鲍罗廷顾问的翻译、越南人。然在当年封建意识浓厚的中国,女性绝少有自由恋爱的,更何况胡志明是越南人,而且35岁的大龄,曾雪明又小其十余岁。因此,曾家能否同意这门亲事,便是两人婚姻成否的关键。据孔可立的文章说:“好在曾雪明的家庭教育和自身素养是开明进步的。为了考证李瑞(即胡志明)的人品才学,我的岳公曾锦湘(曾锦湘早年留学美国,并和孙中山是故交,精通5门外语,文笔精绝,曾应孙中山之请为其撰写文章。但不问政治,拒绝孙中山之请出任仕途,以大学教书为生,73岁去世)专程请李瑞来作了一次长谈。交谈之中,李瑞的谦朴、务实、自信、热忱、远见卓识、献身精神、丰富的阅历及精熟纯正多国(按:据悉为七国)外语表达能力令我的岳公曾锦湘深为折服。他代表曾家同意了这门涉外婚姻。”⑥据考:孔可立的岳父曾柱云,为曾雪明的同父异母兄长曾锦湘之子,1916年生于广州,生前系国家铁道部第四勘测设计院工程师,1994年武汉逝世。

1926年春,曾雪明与胡志明的结婚仪式在广州正式举行,在穗的越南革命青年及其他国家的同仁、朋友到场祝贺,邓颖超、蔡畅作为证婚人、媒人主持了婚礼。苏联顾问鲍罗廷、助手张太雷亲临祝贺,婚礼热烈而隆重。

胡志明结婚后,沉浸在和谐幸福的甜蜜生活中,这也正是在其年谱中唯一没有文字记载的近一年空白时间。一方面,胡志明积极地将革命思想灌输给曾雪明,让其尽快地提高理论水平,以缩小两人因阅历等所造成的差距;另一方面,曾雪明积极向上,于同年6月至12月在何香凝创办的妇女运动讲习所学习了半年,思想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经同期学员郑福如介绍还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是年底,曾雪明怀孕了,胡志明为有了亲生骨肉而喜出望外,盼望早日做上父亲。但曾雪明的母亲梁氏得知后,认为曾雪明的兄妹10人中除二兄曾锦湘外均已相继离散,而梁氏所生7个女儿仅存曾雪明一个女儿在身边,深恐其生小孩后会随夫离去,由此力劝女儿堕胎。曾雪明因念父亲早逝、母亲暮年孤独,加之封建孝道礼数束缚,顾不及丈夫胡志明的苦苦相求,忍痛含泪做了堕胎手术。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叛变后,中国革命形势急转直下,白色恐怖骤起。胡志明遵照共产国际指示无法携带家属即随苏联顾问团经武汉转上海由海参崴赴莫斯科。自此,夫妻双双天各一方。

曾雪明与胡志明分手后,因无法与其取得联系,只能来到母亲所在地顺德县勒流圩余家园,边工作边侍奉寡母,直至1932年母亲去世。尔后,先后在顺德县乐从群安社和东莞县群安医社做过助产士。1934年,曾雪明重返广州,在保生助产学校读书时的教师张素华开的诊所做助产士。广州解放后,曾雪明于1953年从张素华诊所加入到广州西区第八保健站,1958年并入广州西区大联盟保健站工作至退休,独守而终,于1991年饮憾去世,享年86岁。至于其爱情的见证物,据悉目前尚存有胡志明当年赠送给曾雪明的红宝石订婚戒指一枚和苏联顾问鲍罗廷贺赠的空花窗帘一副。而“胡志明”之名的终身享用,是否有“思念爱妻曾雪明以志之”一说,留作人们的悬念。

(作者单位:江苏省如皋市老年科技工作者协会、中国移动江苏有限公司如皋分公司、中国工农红军第十四军研究会)

 

注释:

①②③④人民出版社编辑部编,回忆张太雷[M],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第171818181913页。

⑤⑥《武汉文史资料》,2001年第1期。


返回  
  ★ 主办:常州市文化局 承办:常州市图书馆 张太雷纪念馆 管理中心